爱与思COO陈乐名校只是留学的开始
时间:2019-03-06   •  来源:未知

爱与思教育(ACES Academy)是一家成立于美国的教育机构,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天津、南宁均设有分公司,从2006年开始把留学后教育服务引入大陆,累计帮助近千名中国留学生收获学业成功。前不久,爱与思刚刚完成了来自某港股上市互联网公司的5000万融资。

爱与思获得投资人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,是他们在“留学后”教育领域的先发优势。据业内媒体报道,作为留学产业中的新兴版块,留学后服务市场的总体规模在2000亿左右,教育被视为这个领域的“入口级赛道”,价值不可限量。截止目前,业内并没有提供类似服务的其他机构,爱与思占据先发优势。

多年以来,中国家长对于留学的认知多局限于“如何进名校”,但是忽视了孩子是否真正具备读好美国大学的能力,很多孩子到了美国后失去学习动力,或者因为文化与教育经历的差异,在更看重综合素质的美国教育体系中难以被认可,浪费宝贵留学时光。对此,爱与思COO陈乐认为,留学后教育的意义在于帮助留学生获得真正有益的成长,更好适应国外教育体系,培养终身受益的品格,这是一份阳光的事业,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。

爱与思教育COO陈乐



问 这笔融资对于爱与思来说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爱与思以及留学后教育领域正式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,可以看做是留学后服务领域的标志性事件。这轮融资的投资方是一家港股上市的知名互联网公司,教育是他们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,在考察过上百家教育公司之后最终选择了爱与思,原因首先在于他们非常看好留学后教育的这条赛道,其次是爱与思在这个领域的核心竞争力。

我们坚信留学后教育已经站在风口,资本市场上也将会越来越多的出现留学后服务机构的讯息。


问 爱与思从事“留学后教育”的初衷是什么?

爱与思从2006年开始从事留学生海外成长教育方面的工作,但是那个时候大家并没有“留学后教育”这个概念。

大家对于留学的认知,其实普遍在于国内的语言准备与学校的申请,忽视了学生在海外的成长关怀。当时我在北京听一个教育界大咖的演讲,有一个家长提问,15岁的孩子在国内培养好英语后出国还是出国后再提升,教育家毫无疑问回答说,当然是充分准备好再出国。可见在那个时候,大环境都没有留学后成长教育的概念。

2008年是爱与思的一个关键点。我们帮助一批在国内培训得非常优秀的学生赴美,从他们的入学经历和成长轨迹来看,却是非常坎坷的。这些孩子不断回传不适应美国生活的讯息,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学习与生活方面的基础问题。有些问题对于在美国生活经验的人,都可以随手解决的。

我们也曾经帮助一批在国内教育体系中被认为是loser的孩子,充分接受美国教育体系的“洗礼”,按照美国教育体系的标准,在学术、社交等各方面进行成长辅导,这批孩子不仅最终凭借实力进入了美国名校,毕业后也都获得了较好的个人发展。

经历了多次类似的案例之后,我们深刻意识到了留学后教育的重要意义,意识到中国式人才标准与美国式标准的不同,爱与思由此坚定地走上了留学后教育的道路。
 

爱与思为留学生提供一对一辅导



问:留学后教育的核心价值是什么?

我们知道当前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往低龄化与大众化方向发展。但由于中外文化、民族性格的较大差异,每一个出国留学的孩子都会面临学习生活上的多重挑战。以美国教育体系为例,相比于中国极端重视学术成绩不同的是,美国学校更加看重学生的综合素养,包含学术能力、领导力、兴趣拓展、社会实践等等方面的成绩,大部分中国孩子在课堂上处于绝对劣势,难以得到美国老师的认可,直接影响学业成绩。

美国大学的平均毕业率只有53.1%,也就是说即便能够被美国大学录取,但顺利毕业并不容易,甚至每年还有近万名中国留学生被劝退,海归变海待的各种新闻也不胜枚举......近些年来,人们对留学的诉求愈发回归理性,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真正关注孩子在国外教育体系中的能力建设,“留学后教育”的意义开始凸显。

用一句话来概括,就是帮助留学生在海外更好的成长。以ACES留学后教育为例,我们帮助孩子在学术能力、兴趣导航、领导力等方面给予全方位的能力建设,帮助孩子提升综合素养,不仅读好美国大学,更是培养终身受益的品格。所以相比于传统留学行业,留学后教育的核心价值,更接近于教育的本质。

此外,低龄留学生普遍有升学需求,扎根国外教育体系中的留学后教育,也为留学生带来了一条不一样的名校解决方案。



问 怎么看待留学后教育行业的发展前景?

需求是行业发展的根本推动力。我们非常看好中国留学后教育的市场前景,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:

第一,有普遍性的需求,中外教育理念与方式的差异有多大,留学后教育的需求就有多强烈,除了极少数适应能力极强的孩子之外,大部分留学生都有潜在的认知与能力建设需求,广泛且强烈的需求撑起了留学后教育的发展前景。

第二,不同的名校解决方案,名校是留学的主要诉求之一,但是国内直升名校录取概率大概只有15%,无法进入名校的家庭付出了大量的资源却没有得到回报,他们需要另一条路进名校。爱与思可以解决家长的核心问题,帮助学生成长为一个全面的人,在成长之外更能获取一份名校的资格,简单来说就是提供了一条更适合大多数中国孩子的名校路径。

第三,有较高的竞争壁垒,传统留学行业的问题在于缺少竞争壁垒,一个小小工作室提供的服务和行业巨头无本质差别,缺少竞争壁垒导致行业无序竞争与红海现状。但根植于海外教育体系的留学后服务,要懂国外教育体系、懂中国学生、懂教育产品研发......这些更加考验核心技术。

第四,服务高净值客户群体,留学家庭恰恰是中国最富裕的群体,他们有能力且愿意为孩子接受优质教育而投资。随着观念的转变,海外留学的品质愈发受到家长重视,教育支出将会占据更大的家庭消费比重。

第五,市场处于发展初期,相比于语培、中介服务为代表传统的留学行业,留学后显然处于行业发展初期,我们面对的是未曾被开发的市场,作为先行者,虽然有培育市场的挑战,但更是迅速建立行业地位的巨大机会。

综上所述,我们非常看好留学后教育的市场,也对爱与思在这个领域中的发展充满期待。


问 爱与思核心产品设计的过程中,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在留学后领域,爱与思没有可借鉴的对象。一切得从零开始,从分析用户需求、打造服务模型到最后不断完善产品,在这个全新的教育领域,有类似哥伦布探索新大陆的感觉,非常新奇,但也极具挑战性。我们的核心产品“五重服务体系”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。

另一个挑战就是我们需要面对教育本质与商业规律之间的冲突。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,“教育的本质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”,我们认同教育是个性化的过程,但是从商业角度,标准化却是基本的规律。在设计产品时,常常会遇到这种冲突,但所幸的是我们都一个个克服了。现在我们尽全力打造个性化的、尊重学生健康成长的定制方案,与此同时在ACES教育模式中建立定量的标准,即让学生在能力和素质上最终符合美国前30/60校顶尖名校的要求。

十年内,我们犯过很多错,但这也算是另一种有价值的竞争力。别人没走过的路,我们一步步践行;别人没犯的错,我们一页页修正更新。这些错误让我们的决策更聪明。因为当我们在做选择的时候,哪怕失败都会比旁观几百次有意义。


问 拿到投资以后,爱与思如何在快速发展与教育品质上取得平衡?

从运营角度,我们本次融资的主要目的,主要是为了加大核心产品优化与品牌建设,不断强化产品核心竞争力与品牌口碑,短期盈利不是首要目标,也不是投资人的近阶段诉求。

从产品角度,爱与思更加注重教育产品体系的搭建,核心产品是由哈佛、杜克等美国知名大学出身的导师团队研发,重在用体系来提升整体教学质量,提升每一位老师的教学基准,保证教学的质量。


问 在服务过程中,遇到不配合的学生该怎么办?

在爱与思多年的学生辅导过程中,极少的学生是完全不配合的,更多的学生是从不配合转变为欣然接受。

每个人都有上进的欲望,作为教育者,你要给学生符合人性的、让他感兴趣的、能够产生原动力的学习内容。大部分学生厌学是因为:一、逼他学自己不喜欢的内容,二、学习内容太难。传统中国考试制度以考试成绩为评价标准,学生无法发挥特长,自然就产生厌学的情绪。

美国教育的一大优点是用兴趣引导人,帮助学生在学习中找到长处并弥补不足,不以考倒学生为目的。当学生发现自己的特长,会逐渐适应自主学习、爱上学习。学习难度可深可浅,入门就学习自己真正爱好的科目,既可以在12年级学习一元二次方程,也可以在课外的AP课程就攻读大学微积分。当学生的核心驱动力被真正唤醒时,就会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世界,产生巨大的动机去计划和执行,在行动的过程中培养成就感。

爱与思基于五重服务系统帮助学生接触、尝试、挖掘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物,帮助孩子找到真心热爱的事业,从而获得成就感,找到努力的源动力,这也应该是教育真正的意义。

帮助学生发现自我、提升自我、成就自我


问 印象比较深刻的学生是什么样的?

前两年我们接触了一个17岁的高二男生,非常内向羞涩,有点口吃,成绩也一般。你想在中国,他几乎不会被别人认可的。刚去美国的时候瘦瘦弱弱,也不懂英语。我们在美国帮他把特长发挥到极致,鼓励他、亲自带领他参加学校的足球队,他一路从预备队转为校队替补、校队主力,生活发生了完全的转变,英语从一塌糊涂到应答自如,在足球队结交到最好的兄弟,一起为荣誉奋斗。这个孩子现在申请到库克的母校奥本大学,现在从日常的反馈结果看,他完全适应美国大学的生活,非常自信开朗,你很难想象他以前的状态。这是我们最欣慰的,让一个孩子真正在学习、生活、社交上健康成长起来。


问 做了十几年的留学行业,对留学与教育有哪些理解?

我深受触动的是,是留美幼童的故事。140多年前,清政府公派120个普通人家的子弟留学美国,这些学生没有语言基础、更没有任何海外生活经验,几乎没有人敢有过高的期望,但是最终他们之中有三十几位考取哈佛、耶鲁、麻省理工等美国知名大学,并涌现出了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、中国铁路之父、北洋大学校长、清华大学校长、外交部长,其他人也大都活跃在科技界、教育界、政界、军界、商界等领域,为近代中国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。

为什么这些在科举制度中被认为“资质一般”的孩子,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耀眼的成就?为什么当留学极度商业化的现在,我们再没有培养出这样一批学子?

结合十几年留学教育行业经验,我的观点是,在美国教育体系中升学更容易进入名校,在美国教育体系中成长更容易获得“属于自己的成功”。美国名校录取学生注重综合素养考察,在美国教育体系中进行能力建设,显然更容易被美国大学认可和信任。美国教育注重释放个体潜质,当一个人找到并从事他真正感兴趣的事业,辅以学术能力、领导力等综合能力的培养,显然更容易获得成功。

教育给予每个人机会,引导步入正轨。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教育真正做的是激发人的潜能,让你发现自己的闪光点,寻找到最好的自己。


问 未来的期许与布局是什么?

从产品角度,继续完善五重服务体系,开发更多更全面的海外服务项目,提升体验。从市场角度,我们希望将留学后教育的理念带给越来越多的家长,帮助留学后教育的市场走向成熟。从社会价值上,我们希望帮助每一位留学海外的孩子充分汲取留学价值,找准方向,避免留学失败,成就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。
 

推荐阅读

回到顶部